相关文章

【2011.4-广东】番禺垃圾焚烧厂选址,别把对话精神也“烧”了

除了选址,有关部门是否有必要将未来可能出现的污染及对策普告番禺民众,让大家放心地继续寻找幸福感呢?

同城媒体又玩新意思,推出关于番禺未来垃圾焚烧厂的选址猜想的报道。前有番禺区政府说,已初拟了“七个备选地址”,再从中择一,后有记者巡访番禺,最终筛取了七个相对具备“条件”的地方,并且给予一一分析打分。好玩!

这篇报道的评价结果也好好玩。所有七个地点的“上榜备选可能性”都是四颗星,而“终极入选可能性”则只有大石会江垃圾场和石碁垃圾处理厂拿了三颗星,其余的则为一颗星或者两颗星。再细看记者对七个备选地址的各种客观条件的分析比较,上榜备选可能性与终极入选可能性之间并无必然联系。如此看来就不是七选一了,而是在大石会江垃圾场和石碁垃圾处理厂两者之间的二选一。就跟歌里唱的一样:终点又回到起点,到现在才发觉。

七选一也好二选一也罢,前提都是一个“烧”字。而不乏社会进步意义的番禺区乃至广州民众关于焚烧垃圾的大讨论,起因也正是这一个“烧”字——— 烧垃圾的烧。老百姓怕烧垃圾烧出个二噁英。现在二噁英的阴影还没有实质性地被驱除,就开始选址了。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是鸟儿已经飞过。

这篇报道还挺有建设性的,结尾给出了两个国外烧垃圾的鲜嫩例子。一个是塞纳河畔:垃圾焚烧厂如生态花园;另一个是日本大阪:垃圾焚烧厂像儿童乐园。呵呵,巴黎东京都烧得,番禺为什么烧不得?不过我挺担心决策者看到这篇报道,他们会不会就此下决心花重金把未来的番禺垃圾焚烧厂搞得跟故宫一样漂亮?花被冚鸡笼绝对是某些人的强项啊!但是常识又告诉我们,垃圾焚烧厂的建筑物长什么样子和能否妥善处理好二噁英污染问题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烧还是不烧其实不是问题,焚烧厂的漂亮与否其实也不是问题。问题只是在于如何防止可能出现的二噁英的污染。

现在事情都进展到焚烧厂选址的这一步了,烧不烧就不是一个可以继续讨论的话题了。除了选址之外,有关部门是否有必要将未来可能出现的污染及对策普告番禺民众,让大家放心地继续寻找幸福感呢?要是没有污染你就出来辟谣,如果可能有污染,你就告诉大家将要采取什么对策。别老是拿什么澳门法国日本说事。现在的垃圾焚烧厂又不是外国人建在外国而是番禺人建在番禺啊!日本那么先进,上万吨的核废水还排进了太平洋呢!绝对不要认为垃圾要烧了,就连曾经在国内为广州赢得一片赞扬声的对话沟通互动的精神也一起烧掉了。但愿我这只是杞人忧天。但我们的记忆中确曾不止一次有过“在骂声中建设”之类的洋洋得意的独白。